第5892章 家乡话

  看着陈阳一脸认真的表情,陶思行赞同道:“陈兄弟,你如果要从八音阁这条途径去天上,的确需要先提升境界。你花个十几二十年进阶天师,对修者来说,时间也不算长。”
  “十几二十年……”
  陈阳嘴角一抽,问道:“陶兄,不知八音阁下次云上之战,是什么时候?”
  “还有四个月。”
  陶思行眉毛一挑,诧异道:“你该不会,这次就想参加吧?四个月时间,你从二重地师进阶天师,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不尝试一下,谁知道行不行呢?”
  陈阳笑了笑,他盘算着,自己手中有永恒米粒,还有足够的星石,加强修炼的话,四个月冲击天师,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虽然这样做,很可能给他造成不小的后遗症,但他也只能尝试一下。
  可他的话,在陶思行看来,无异于痴人说梦。
  陶思行劝道:“陈兄弟,云上之战每四年举行一次,你等到下次,不也一样吗?四个月万万不可能,四年的话,倒是有些希望。”
  “修炼方面,不用陶兄担心。”
  陈阳话锋一转,拱手道:“倒是进入八音阁,就指望陶兄你引荐了。”
  “这当然没问题。”
  陶思行满口答应,打算等陈阳拜入八音阁之后,见识了八音阁的那些天才,然后再来劝说陈阳。
  在他看来,当陈阳见过那些天纵之才,自然会知难而退。
  哪怕陈阳真的进阶一重天师,也不可能,在云上之战击败那些人。
  至于那些小螃蟹,虽然厉害,但在陶思行眼中终究是外物。
  关键是,为了公平,云上之战的时候,傀儡、妖奴等,都不得参与战斗。
  如此一来,陈阳没了底牌,和常人无异。
  “陶兄,我还有其他的事务需要处理,这几日陶姑娘好好休息,你就辛苦照顾一下她,我先告辞了。”
  阐明了自己的目的,陈阳对陶思行拱手告辞。
  陶思行又对陈阳道了声谢,把陈阳送出了宅院大门,这才返回房间。
  “咳咳咳……”
  陶悦行轻声咳嗽了几声,没有之前那么急促,呼吸也平缓了些。
  等陶思行坐下来,陶悦行道:“哥哥,刚才陈恩公提到的陶小桐,我似乎在哪里听说过。”
  “你听过?”
  陶思行面露喜色,道:“如果你能告诉陈兄弟,有关他师妹的信息,这就太好了。”
  陶悦行沉吟道:“我只是隐约记得,有这么一个人,好像是刚刚返回云端,身份不简单。”
  “具体的信息呢?”陶思行追问道。
  陶悦行回忆了下,摇头道:“具体的信息,我也不知。毕竟,我也是从别人的只言片语中,得到的信息。对了,他们好像,提到了家主。”
  “陶小桐该不会是家主的女儿吧?”
  陶思行惊讶道。
  但话说出口,他自己就摇头否决,道:“所有人都知道,家主只有一个儿子,并没有女儿。”
  陶悦行道:“或许,我记错了。”
  “这些信息并无作用,我就不告诉陈兄弟了。”
  陶思行摇了摇头,安抚妹妹道:“你也别冥思苦想了,趁着服下了丹药,好好休息一下。”
  ……
  “陈师弟,你去了哪里?”
  陈阳出现在风云间的大道上,侯悔和郝峥嵘立刻追上来,两人都是一脸急迫的样子。
  已经归顺了陈阳的陆飞双,跟随在侯悔二人的身后,微微对陈阳欠身行了一礼,态度十分恭顺。
  陈阳道:“侯师兄、郝师兄,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这么着急?”
  侯悔忙道:“松枫禅院的人已经到了,就等着你前来交易。”
  “提前到达了!”
  陈阳目光一亮,道:“侯师兄,你赶快带我去见松枫禅院的和尚。”
  几人立刻立刻行动,从两边满是商铺的大道穿行而过,在一处狭窄的商铺前停下来。
  商铺宽约两米,木板门紧闭,左边悬挂着一面蓝色的旗帜,上面画着一棵松树。
  这面旗帜,就是松枫禅院给正玄教的暗号。
  关于接头的暗号,陈阳已经从廖疏胤口中得知,此刻他上前,以特殊的规律敲击木板门后,很快里面就传出一道温润深沉的声音:“请进。”
  伴随着声音,木板门表面波纹荡漾,显然是有阵法开启。
  陈阳并未犹豫,立刻迈步往前走去。
  木板门波纹荡漾,陈阳的身体直接穿过了木板门,消失在波纹中。
  侯悔、郝峥嵘、陆飞双没有迟疑,立刻跟上去。
  等他们都穿过木板门,表面的波纹消失,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陈阳穿过木门后,进入了不大的商铺,总共只有十几平米,没有陈设任何物品,桌子、椅子都没有,略显简陋。
  在狭窄的房间里,站着两名老者,他们都剃着光头,穿着灰色的僧衣,慈眉善目,给人安详的感觉。
  而这两人的境界,令陈阳意外的是,居然都是圣师。
  至于具体几重,对方应该是隐藏了修为,陈阳并不能真切地感知到。
  没等陈阳问好,对方两名高僧已是双手合十行礼:“阿弥陀佛,贫僧来迟,让施主久等了。”
  两位高僧后面的话,陈阳根本没听进去。
  因为那句“阿弥陀佛”,他们竟然是用“华夏语”说出来的,这让陈阳十分震惊。
  虽然他心态已经是十分沉稳,但突然听到了家乡话,瞬间还是有些失神。
  他很快镇定下来,可微妙的表情变化,已是被两名僧人收入眼底。
  不过,两名僧人并未多言,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给人温和友好的感觉。
  这时候,侯悔三人也走进来。
  陈阳回过神来,对两名松枫禅院的僧人行了一礼,正色道:“晚辈正玄教陈阳,拜见二位前辈。”
  侯悔三人一见对方是两名圣师,也不敢怠慢,都行礼自我介绍。
  僧人倒也没有自视甚高,都微微欠身,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
  其中一人,法号玄宝。
  另外一人,法号尊宝。
  他们虽然看似年龄相当,但尊宝却是玄宝的师侄。
  双方通过特殊的暗号,确定了身份后,玄宝直奔主题,道:“诸位施主,不知我们要的东西,你们带来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