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二次棺(114)

  邪乎的是,就在我手中的法杖朝前边戳过去的一瞬间。
  也不知道咋回事,只觉一股莫名其妙的阻力陡然乍现,令我手头一颤,整个人差点没朝后摔倒过去。
  草!
  这不对啊!
  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有阻力。
  根据我先前的记忆,我现在所处的位置,前边应该只有一条木凳才对,按道理来说,不可能有什么阻力。
  尤为邪乎的是,现在这股阻力就像是戳在铁板上一样,且伴随着阵阵嗡嗡的声音。
  玛德,这到底怎么回事?
  怎么会是这样?
  难道我刚才戳的地方…。
  我没敢继续往下想,主要是因为过于恐怖了。
  但有一点,我敢百分百肯定,那便是目前遇到的状态,绝非正常的世界,我甚至怀疑我陷入了某种环境当中,又或者说进入了阴间。
  当然,这仅仅是我的猜测,我也不敢肯定。
  深呼一口气,我勉强稳住身形,嘴里念了一长串的《静心咒》,待情绪差不多平复时,我缓缓睁开眼,由于戴了牛头面具,我眼睛所看到的东西除了黑暗还是黑暗。
  可,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仅仅是过了不到三四秒的样子,我眼前出现一个光点,那光点犹如黑夜中的萤火虫。
  渐渐地!
  渐渐地!
  那光点愈来愈大!
  愈来愈大!
  不到几秒钟时间,眼前的景象忽然变得亮堂起来。
  紧接着!
  那亮堂堂的环境再次陷入昏暗当中。
  不同先前的是,这次的环境并不是完完全全的黑暗,而是隐约有些亮光,勉强能看到摆在我面前是一条宽敞的河流,能清晰的看到潺潺水流。
  而在离我三十米的位置,有一座桥梁。
  那桥梁好生奇怪,整座桥呈s型,而在s最中间的位置,摆放着两口棺材,再往前一点站着两个人,由于距离有些远,我也看不清那俩人到底是男是女。
  玛德!
  这是什么地方?
  难道真是阴间?
  我心中疑惑万分,就准备迈开步伐朝前边走过去。
  可,就在我迈开步伐的一瞬间,脚下忽然传来一阵冰凉感,就好似踩在冰窟里一般。
  低头一看!
  奇怪了,我居然能看到自己的脚,而此时我双脚踩在水里,这些水的颜色奇怪的很,黑中带点红,隐约能看到一丝雾气从水面升了起来。
  玛德,这是什么情况,我脑海中浮现了两个疑惑。
  其一,这水的颜色,简直是罕人生所见。
  其二,我明显带着牛头面具,应该看不到东西才对,为什么会看到这些东西。
  正是这两个疑惑,令我立马断定一个想法,我眼睛所看到的东西,绝非现实所存在的,我下意识朝头上摸了过去,就发现头上什么都没有!
  这一发现令我眉头大皱,压根不敢动弹。
  “啊,我的脚!”陡然之际,一道尖锐的惨叫声从身后传了过来。
  有了先前几次的经验,这次我直接无视了那声音,下意识抬腿朝前边走了过去。
  只是!
  就在我迈动步伐的一瞬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有股沉重感,就好似迈动一个步伐显得极其困难,犹如被绑上近百斤重的东西。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我心中嘀咕一句,脚下缓缓挪动,打算朝那桥梁凑过去,主要是桥梁上站的两个人让我想起了两个人。
  一个是武建元长老,还有就是像我的那具遗体。
  在艰难的行走当中,总算走到靠近桥梁的位置,但因为我站在水中,想要上到那桥梁上显得极其困难,尤为重要的是,这河道两边至少有七八米高,表层光滑的很,隐约能看到一层层青苔覆盖在表面。
  玛德!
  咋上去?
  我环视了四周一眼,眼睛所看到的地方,除了河水还是河水。
  当即,我深呼一口气,朝河道的左边走了过去,相比右边的高度,左边的要稍微低一米的样子。
  又花了不少时间,总算走到左边,我抬手探了探河道的石壁,入手的第一感觉是光滑且伴随着丝丝湿润,第二感觉特别奇怪,隐约有些烫手。
  按照我的想法是,顺着这河道石壁爬上去。
  可,就在我准备攀爬的时候,也不知道咋回事,原本风平浪静的河面忽然掀起了阵阵妖风,这风宛如锋利的刀刃,一刀又一刀地割在脸上,生痛的很。
  “咋回事?”我强忍脸部的疼痛感朝四周打量了一下,就发现河面荡起了一层波纹,也不晓得是我看花眼了还是咋回事,那波纹呈一个螺旋状,且隐约有逐渐升高的感觉,正徐徐地朝我这边挪了过去。
  渐渐地!
  那波纹移动得速度愈来愈快!
  仅仅是一瞬间!
  便出现在我眼前!
  紧接着,那波纹出现在我脚底下!
  旋即!
  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整个人好似离那桥梁愈来愈近了。
  不到片刻时间,我便出现在桥梁上,令我始终想不明白的是,我甚至没清楚自己到底是怎样出现在桥梁上。
  等我反应过来时,便已经站在桥梁上了。
  玛德!
  当真是活见鬼了。
  我心中暗骂一句,但眼下的情况也容不了我多想,主要是那棺材前边的两个人用背对着我,从背影来看像极了武建元长老以及‘我’。
  “大长老?”我试探性地喊了一声,脚下缓缓挪了过去。
  或许是上了桥梁的缘故,先前那股负重感陡然消失,脚下甚至比平常走路还要轻松一些。
  走着!
  走着!
  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而四周则有股很淡的微笑,吹在面庞有股说不出来的舒畅感。
  近了!
  近了!
  我离那棺材越来越近了。
  眼瞧我就要走到两口棺材中间的时候,原本背对着我的两个人,陡然转身!
  懵!
  我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脚下一软,差点没一屁股坐了下去!
  原因在于,我竟然看到了苏梦珂跟王初瑶!
  这特么不对啊!
  我刚才看到的明显是两个男人的背影啊!
  为什么他们转过身来后,会变成了苏梦珂跟王初瑶!
  眼花!
  对!
  肯定是眼花了!
  我死劲摇了摇头,定晴一看!
  没错!
  真的是她们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