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大结局

  “米兰达,听我的没错,以后别叫我大少夫人了,我可能很快就不是。我想一个人先静一静,谢谢你。”
  时欢关掉了电视,对米兰达微微点头致谢,赶人的意图已经无比强烈。
  “我……”米兰达想再劝一句,但时欢的表情已经恢复了冷淡,或者说恢复了最初还是小陆副官时的清冷。
  她也是这些年在陆祁凛的疼爱下渐渐习惯,所以变得越来越像女孩子,反而少了少年时期的英气骨气。
  但这一刻,时欢已经想清楚,她肚子里现在还有两人的孩子,不论如何这个孩子她都会护着。
  至于陆祁凛……她不知道,也拿不准他们究竟还能不能回到从前。
  就在时欢乌黑的眸子逐渐变得冷静时,一通电话打到了米兰达手里。
  正准备退出房间的米兰达看到来电愣了一下,接起来,“是……她在……什么,好,我……我知道了,我会转告。”
  米兰达的挂了电话,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
  她回头看向坐在沙发上的时欢,欲言又止。
  此刻的时欢已经从最初的慌乱无措、胡思乱想中恢复过来,她自然听到了米兰达接电话的动静,抬起头,转眸向米兰达看来。
  乌黑澄澈的眼平静的看向表情不安的米兰达。
  时欢淡淡道:“米兰达,有什么事你就说吧,我现在很好,就算天塌下来也撑得住。”
  她的手轻轻护在隆起的小腹上,不管有天大的事,时欢也会顾着孩子。
  为母则强,如果陆祁凛注定要放弃她,那她唯一要做好的就是顾好她肚子里未出世的宝宝。
  “我……我……”米兰达这位性格爽朗的金发大美女真是要被刚才那通电话憋死,可她到底是雷丁顿家族的属下,又不能不转达大少爷的话。
  “唉,算了,我说就是了!”米兰达把心一横道:“刚才的电话是大少爷打来的,大少爷说……说他已经安排了律师过来,要跟你签署离婚协议。他说……他说既然当初是你没有遵守约定,那……那你和你肚子里这个孩子,他都不要了。大少爷让我转告,请你……请你遵守约定,不要……不要……不要死缠难打!”
  最后四个字,米兰达咬着牙好不容易才转述出来。
  大少爷的话太伤人心了,怎么能让她将这样的话转告给大少夫人。
  “离婚协议……死缠难打……”果然,不管时欢表现得再坚强,当她听到米兰达转述的话后,脸色已经不免一僵。
  但很快,她眼眸一黯彻底失笑。
  “他陆祁凛居然是这样看我的?他居然真的连孩子都不要了?”
  这么多年的感情,这么多年的恩爱,原来到头来居然就是这样……
  什么害怕她和他有血缘关系,害怕他们是近亲才担心不让她怀孕,根本都是骗局。
  陆祁凛的话一会儿真、一会儿假,时欢已经不知道该相信他什么了。
  但不管怎么样,连‘离婚’和‘不要孩子’都说得出来,看来他已经完全不想再跟她过来。
  “好,离婚……我不管是陆澈还是时欢,都不会再不知好歹的‘死缠难打’。他不要我了,我自己过,他不要这个孩子……我自己养。”
  时欢低头,看着她掌心下轻抚的肚子,对米兰达回复,也同时是对自己说。
  *
  陆祁凛的动作真的很迅速,就像急于要结束这段婚姻一样。
  打了这通电话才刚过一个小时,他安排的律师就带着离婚协议上门了。
  这时候赛迪、莫妮卡也都知道了这件事,她们俩是从来都跟着越心洛的人,算得上是陆祁凛的阿姨辈分。
  两人不是米兰达这种直接下属,也不怕得罪陆祁凛,当即就把大少爷要逼着大少夫人离婚的事告状给了远在A市的心洛。
  原本以为,夫人肯定是要阻止的,谁知道夫人打了一通电话给大少爷后,居然……居然就默许了离婚的事。
  此时此刻,时欢还不知道外界发生的事,她在米兰达的陪同下,正见律师。
  当时欢看到离婚协议上的内容时,却不觉皱起了眉头:“孩子归我,他名下的产业也……归我?”
  时欢抬眼看向坐在对面的律师,满脸不解。
  她是抱着和陆祁凛离婚后各过各的,自己养大孩子的决定的。
  毕竟陆祁凛那么讨厌小孩,又口口声声说是她毁坏约定,理应不会给她太多离婚赡养费的。
  当然,时欢也不需要,她自己能养活自己。
  律师一脸恭敬:“是这样的,大少爷他是离婚过错方,所以不会占你们母子这点便宜,他愿意净身出户。”
  “离婚过错方?他有什么过错。”时欢下意识问。
  律师镇定道:“大少爷说……移情别恋的人是他。”
  移情别恋……陆祁凛移情别恋,他爱上了别的女人?
  所以,这便是他漠视她,不要她和孩子的原因。
  这就是他要离婚的缘由。
  律师似乎担心时欢不了解,还补充道:“男人嘛,难免是喜新厌旧的。你还是不要再多追究了,难得大少爷是明事理的人,愿意善待你们母子。这份协议书签了,从此以后你们俩一别两宽,各不相干。”
  说完,律师把协议书推到了时欢面前,笔放在了协议旁。
  陆祁凛移情别恋了,他喜欢上了其他女人……
  时欢脑子里,却只有这一句话。
  她看着协议书,律师刚才说的那些话就不停的在她脑海里回转,移情别恋、喜新厌旧……这就是陆祁凛放弃她的真正原因么?
  时欢拿起来笔,笔尖触在签字栏上,却微微颤抖。
  坐在对面的律师紧张的看着她,恨不得替她把字签了。
  而正好在这时,中途出去一趟现在又折返回来的米兰达,看到这一幕,脸上却露出了矛盾不已的神情。
  时欢的目光死死的落在这份离婚协议上,没去看律师,也没去看米兰达,她不知道外界任何的变化。
  直到——
  “我不签了。”
  时欢突然放下笔。
  “我不同意离婚。”
  时欢抬起眼,看向对面的律师,乌黑的眸子亮晶晶的。
  律师一脸为难:“这……这怎么能不签呢,大少爷可都说明白了,他有了另外喜欢的人,不愿再跟你过了。现在签了离婚协议对你们俩都体面,你就不要再这样死缠烂打了……”
  律师专挑让时欢难堪的词句讲,似乎是想激得她立刻同意。
  但这时候,时欢的大脑却异常清醒,她没有被‘死缠烂打’这样没有尊严的字眼刺激,反而冷静道:“我不会签字离婚的,如果要签,让陆祁凛自己来跟我讲。
  我现在怀疑,你们控制了陆祁凛,这协议书根本不是他让你们签的。”
  律师:“这,这是什么话,我们怎么敢控制大少爷!”
  时欢:“那不然呢?为什么你会说他移情别恋、喜新厌旧,为什么要骗我!?”
  律师脸色顿变,没想到时欢居然能看出他说的都是假话。
  时欢:“你要是说别的理由,我还能相信,但你说他移情别恋喜欢上别的女人,又说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我一个字都不信。陆祁凛根本不是那样的人!”
  时欢相信陆祁凛会因为她不遵守诺言而恼怒不理她,但却绝对不相信陆祁凛会见异思迁、喜新厌旧。
  陆祁凛恼怒她不守信用,是因为他向来都是强势的人,又甚为看重规矩、一言九鼎。
  但也就是因为这样,他绝不会在他们的婚姻还没有结束前,就跑去喜欢别的女人,更不可能喜新厌旧。
  他们如果离婚,那一定是因为感情淡了,是他们之间出了问题,绝不可能是陆祁凛见异思迁的问题。
  所以,她很肯定,这位律师是在骗她!
  律师哑然,眼看着时欢撕掉了离婚协议。
  他还准备找补,一旁的米兰达却再也看不下去了——“大少夫人,你说得没错,大少爷的确不是见异思迁的人。他是有苦衷的,你跟我来!”
  米兰达抓住时欢就往外走,时欢随着米兰达出了酒店房间。
  米兰达带着她进了电梯,没往楼下去,反而按亮了顶楼的电梯。
  时欢:“……”
  米兰达:“大少爷就在上面,在顶楼的套房里,他一定都守着你,看着你。他……他不是特意要跟你离婚的,他虽然剿灭了那些人保你平安,但自己却中了蛊毒。
  大少爷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他担心告诉你真相,你会……你会做傻事,又怕你知道一切后,会忧思成疾,你毕竟大着肚子……所以他宁愿你误会他,他知道你的性格,就算一时难过但如果被他羞辱离开,反而会带着孩子坚强起来。
  他……他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大少夫人,你不要误会他!”
  米兰达一个洋妞,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情深意重的人。
  就连她一个局外人都受了感动。
  “他中了蛊毒……命不久矣……”时欢心间却是狠狠一疼。
  她没想到真相竟是这样,更没想到陆祁凛居然那么傻。
  “他为什么要瞒着我,他以为我就那么不堪一击吗?”她从小就跟在他身边,什么苦没吃过,她怎么会那么轻易就被打倒。
  陆祁凛……大少爷……凛……他太傻了。
  电梯终于到达顶楼,当电梯门一打开,时欢便冲了出去。
  正好这时,孟泽正从顶楼套房内出来,还没看清,便被时欢趁势闯入。
  “大少爷,这种蛊我不会治……不过,我们已经去S国请人了。夫人表嫂家的姐姐是一代名医,她一定会治这种病。”说话的人是戴安娜,她已经得知了真相,正替陆祁凛看病。
  下一刻,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却响起:“这是蛊不是病,普通的医生根本看不好。我无所谓……只要小澈和孩子能好……”
  “我不好,一点也不好!”陆祁凛的话还未说完,就看到时欢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
  当时欢看到躺在中央大床上,明显瘦了一圈的男人,她的心狠狠一抽,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没有你,我一点也不好,我不离婚,我这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你……陆祁凛你休想再骗我,你休想赶我走!”
  时欢扑向陆祁凛,不顾一切。
  她大着肚子,如果陆祁凛不伸手接她,那这肚子就要磕碰在床沿上了。
  乍然看到时欢出现,便准备继续扮演冰块冷对她的陆祁凛紧张的张开双臂,稳稳抱住了她。
  “你不能碰我,我身上有蛊毒。”他对这种蛊虫没有了解,担心蛊虫会趁机转移到时欢身上。
  “有蛊毒就有蛊毒,我不怕!你不许不理我,更被想再推开我。”
  什么吵架的原因,什么误会,她再也不想追究。
  时欢只想要陆祁凛,这辈子都不离开他。
  “我不走,你再也不许赶我走!”时欢紧紧抱住陆祁凛,甚至主动吻上他的唇。
  男人被小女人香甜的气息环绕,时欢主动激烈的吻让陆祁凛漆黑的眸子狠狠一沉。
  他本来已经计划好了一切,本来想要一个人独自承受所有的痛苦,没想到他的小澈居然会……
  “不行,陆澈,你必须离开……”陆祁凛硬逼着自己冷下脸,将主动献吻的女人推开。
  谁知时欢的双手却强势的环住他的脖颈,不放:“我不离开,我什么都不怕,就算那蛊毒中的会传染给我,我们一家人三条命也要在一起!还有,看清楚了……你的女人叫时欢,她要一辈子都不陪着你。”
  说完,不顾陆祁凛冷冽的脸色,时欢狠狠堵住男人的薄唇。
  这一次,时欢的吻不但主动热烈,而且带着一种抵死缠丨绵的气息。
  仿佛在诉说着她的决心。
  陆祁凛几次想推开她,都因为忌惮她的肚子而被反压回去,到最后男人只好狠狠咬上时欢的唇。
  一股血腥味霎时弥漫在陆祁凛的口腔中。
  “嘶……你属狗的嘛,居然咬我。”时欢唇角溢出了血,却不恼,反而用撒娇的语气说。
  陆祁凛却沉下脸,面容冷峻不再看她:“戴安娜,带她离开……别让她再进来。”
  一旁的戴安娜心知陆祁凛身上所中蛊虫的厉害,就连她替他检查时都要戴着特质的隔离手套,要不然很有可能就会被那些蛊虫趁机侵入体内。
  戴安娜知道利害关系,哪怕心疼时欢,也只能上来拉着她离开。
  “等等,别走……”时欢却突然紧紧拽住陆祁凛的手。
  戴安娜以为她是不愿离开,正想劝,却听时欢说:“你们看……快看凛的手……”
  时欢抓着的是陆祁凛的左手,陆祁凛左手手背的血管在这时凸显起来变得十分明显,好似青筋暴发一般。
  而那鼓起来的青筋里似乎有万千蠕动的小虫,正从血管内窜涌着往……往陆祁凛右手外臂尚未愈合的伤口处涌去。
  先是一点点血水突然从伤处涌了出来,接着就是大股大股的血水翻涌而出,直接将伤口胀得炸开不说,血中甚至还能看到许多蠕动挣扎的小虫。
  “是蛊……蛊虫……”大床一侧,已经满是血水,而陆祁凛身体内的蛊虫居然还在源源不断的顺着血液从他的伤口处钻出来。
  那些蛊虫分明离开了血肉精气滋养就会很快衰竭。
  但它们却像是有什么惧怕之物般,争相恐后的蹿出来,不愿停留在陆祁凛体内。
  房间里的三人看着这一幕,俱是一脸震撼。
  陆祁凛的蛊虫,就算雷丁顿医疗中心使劲了浑身解数也难以根除,谁能想到这些蛊虫现在居然会自己离开。
  时欢看着这些蛊虫,脑中有个念头忽然一闪而过。
  她突然抬手,咬破自己的手指,挤出几滴血滴在那些已经钻出来的蛊虫之上。
  原本躺在血中蠕动的蛊虫顿时疯狂的扭动起来,没一会儿,居然完全失去了生气,通通毙命。
  “我的血……原来它们怕我的血……”时欢双眸一亮,想也不想就将自己咬破的手指递到陆祁凛嘴边,“给,你快喝我的血,都喝一点。”
  陆祁凛虽从陆九口中得知时欢的身世,但却没想到,这青族圣女居然连血液都能克制蛊虫。
  见男人没有动作,时欢不管他,直接将手指头强制性的挤入他的薄唇——
  只一会儿功夫,剩余躲在陆祁凛身体内的蛊虫尽数顺着创口跑了出来,对青族圣女的血液竟是如此避之不及。
  就这样,时欢误打误撞的接触了陆祁凛的蛊毒。
  在给陆祁凛调养身体的这段时间,两人的关系越发亲密。
  而时欢的肚子也越来越大。
  预产期终于到了,在时欢痛得最严重的时候,医生让陪护的陆祁凛说些什么鼓励妻子。
  表情严峻的男人,看见心爱的妻子受苦脸色比谁都沉,但却在这时候抓住时欢的手,对她说:“欢欢……有几件事,我要再跟你说一次。我说不喜欢孩子是假,我说不要这个孩子也是假。不敢告诉你真话,是因为那时候我以为你和我多少有血缘关系,怕你因此多想,索性告诉你是因为我不喜欢孩子才不要他。
  但是,其实所有的一切都是骗你的,我陆祁凛这辈子只爱你,也只爱你跟我的孩子。不论你是男人还是女人,不论你是陆澈还是时欢,我只……爱你。”
  “哇——哇——”
  伴随陆祁凛的告白,他们的孩子终于落地。
  而这个孩子是个男孩,取名陆绍言……
  至此,陆祁凛和时欢的故事便到了终了,而时光荏苒,还有许多有情人都终会找到他们命中注定的另一半。
  比如陆甜甜和寒时彻,又比如陆烟和她未来的小狼狗……
  【全文完】
  【最后一章5000多字一起发了,至此2019年1月19日全文划上终点。多谢大家两年来的陪伴,记住‘陆轻筠’三个字,今后有机会再另外再看阮绵绵寒苍言或者其他CP的故事,我们相约下一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