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八十二章 世界碰撞

  谁人能想到,张百仁与道门诸位高真竟然如此丧心病狂,居然推动天界去撞击阴曹地府,这是正常人能干出来的事情吗?
  天界迁移,整个世界在不断抖动,浩浩荡荡的气机冲霄而起,整个神界无数神灵此时面色惶恐之色。
  弱者
  从来都没有反抗权。
  与不知边际的阴曹地府比起来,天界就像是一块小型的陨石,不足阴曹地府千分之一。
  但是这千分之一的体积,再加上众人的推动,足以爆发出恐怖的力量。
  神界移动
  神界来到了两界通道的入口
  神界没入了两界通道
  神界径直向阴曹地府的壁障撞去!
  “不要,不要啊!”
  “老祖救我!”
  “老祖救我啊!”
  “尔等道门老不死简直该千刀万剐,竟然丧心病狂利用神界去撞击阴曹,朕纵使是化作鬼魂,也绝不会放过尔等!”李渊在疯狂咆哮。
  神界内诸神在不断凄厉嘶吼,声音里满是死亡前的恐惧。
  张百仁眼睛里流露出点点感慨,此时人生百态尽数显露于眼前。
  李秀宁面带绝望,站在神界壁障处,一双眼睛痴痴地看着张百仁,默然不语。
  李元吉与李建成在疯狂的轰击着神界壁障。
  道门诸位修士驾驭神光点燃了魂魄,疯狂的撞击着天维之门。
  可惜
  犹若蜉蝣撼树,天维之门稳若泰山,根本就不是众人能推得动的,任凭其内神祗如何施展神通,却也依旧难以撼动天维之门分毫。
  “为什么!为什么啊!”神界内有道门弟子面露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家老祖。
  没有回应众位弟子的话,诸位老祖依旧默不作声的推动着神界,手中动作更是加快了几分。
  阴曹地府内,十王此时豁然抬起头,一双双眼睛看向那那两界通道处,一股毛骨悚然的致命危机霎时间自心中升起。
  “不好!”
  秦广王一声惊呼,二话不说直接出手撕裂天空中的阴阳鱼,然后下一刻瞳孔紧缩,看到了那疾驰而来的神界。
  “混账!混账!简直是混账!他莫非是疯了不成,想要和咱们同归于尽?”秦广王眼见着那飞驰而来的神界,二话不说转身便跑,飞驰而来的神界,绝非他能抵抗的。
  在秦广王身后,其余八位阎王此时亦面色狂变,轮回王眼睛里满是惶恐:“那是什么?”
  “那是人族的神界,没看到人族几个老家伙在推动神界向咱们撞击来了吗?”阎罗王声音里满是惶然,有些不知所措。
  “张百仁!他莫非想要和咱们同归于尽不成!”泰山王话语里杀机冲宵:“大家一起出手,决不可叫神界撞击在阴曹地府上,否则只怕是天崩地裂,必然会震动阴曹本源,坏我了等大计!”
  “阻挡?如何阻挡?那可是一方世界啊!”转轮王话语里满是绝望。
  世界撞击杀不死他,但却会惊动迷雾中心沉睡中的东西,坏了诸神的算计!
  想一想后果,他便觉得恐怖。
  “混账!混账!简直是混账!”秦广王此时面色阴沉:“事到如今,只能搏一搏,你我合道阴曹,借助整个阴曹的意志,或许有几分把握在那神界尚未降临之前将其劈碎,从而化解了阴曹的危机。再不济也能缓解神界的冲击力,决不能叫那神界毫无保留的撞在阴曹壁障上。尽你我之力,未必没有希望。”
  “合道!”
  转轮王一声怒吼,竟然身合阴曹世界,然后一步迈出崩碎两界通道,踹碎了阴阳鱼,站在阴曹壁障处俯视着急促冲击而来的神界。
  “合道!与他们拼了!”阎罗王面色阴沉。
  “欺人太甚!简直是欺人太甚啊!”泰山王合道虚空,怒视着那飞速而来的世界。
  “混账!简直是混账!张百仁就一疯子!”
  “决不妥协!”
  “……”
  诸位阎王此时骂骂咧咧的站在世界屏障处,此时身合阴曹意志,气机壮大了不知多少倍,浩浩荡荡似乎有无穷伟力流转,整个人深不可测。
  “出手!”
  众位阎王手中神通之光轰然而出,若不加阻拦,不待神界到来,便已经被搅碎化作齑粉。
  诸神出手,代表了阴曹大世界的意志,合道阴曹大世界。
  现如今阴曹地府亦察觉到了自家危机,本能开始反击,更多威能加持于诸王的身上。
  “呵呵,尔等安能阻我大计!”张百仁一袭紫衣飘飘,自远方虚空走来,扫视着横击而来的神通法则,下一刻背后清气流转,气化三清,分别持着陷仙、戮仙、绝仙剑按照玄妙位置站定。
  张百仁本体一招手,阴曹内诛仙剑震动,化作流光没入其手中,然后只见张百仁持着诛仙剑跨步,与三清化身化作一简易诛仙剑阵。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托大的人,瞧着十王横击而来的神通,虽不知为何十王神通会暴涨这么多,但他可以肯定,这一道道神通绝非他能应付的。
  然后就见诛仙剑阵形成,虽然仅仅只是简化版,但却也足够!
  他又不是与十王征战,只是化解十王的攻击,为神界保驾护航,足矣!
  虚空震动卷起道道惊雷,张百仁屈指一弹,却见虚空中道道流光闪烁,任凭那一道道神光纵横的法则靠近,俱都被诛仙剑阵绞杀一空。
  两界通道虽然被崩碎,但此时诸位道门真人已经捕获阴曹坐标,要那通道作甚?
  众人不想进去,只是推动世界撞击而已。
  唯一叫人难受的是,虚空中没有法则,众位道人在虚空世界内一身本事神通大大减弱。
  “砰!”
  “砰!”
  “砰!”
  ……
  虚空不断震动,张百仁却不动如山,任凭虚空中卷起千重风暴冲击己身,甚至于神界都在风暴中摇摇欲坠,但是却依旧面露淡然笑容。
  “果然,我就知道这厮是祸根,不论太古年间还是如今,到了那里都不肯安生!”十王眼中满是恼怒。
  本身众人与张百仁便隔着无尽虚空,法则之力击打出去要被虚空磨灭不少,到张百仁近前能剩余六分威能便已经是万幸了。
  眼见奈何不得张百仁,十王俱都是面露恼怒之色,破口大骂。
  骂人若是能逆改局势的话,只怕十王肯定要骂到天荒地老。
  “快点躲避起来,脱离合道的状态,稍后两个世界碰撞,神界虽然只是信仰形成的世界,却也依旧不可小觑,必然会在阴曹内形成大动荡,若是稍有不慎,咱们必然会遭受天地法则反噬!”阎罗王不愧是阎罗王,眼见着大势不可违逆,立即走出阴曹世界,站在了世界屏障外。
  站在世界屏障外,才是规避大劫的好办法!
  “不要!不要!不要啊!”
  李元吉此时仿佛面临着壮汉摧残的小姑娘,双目内满是绝望之色,眼睁睁的看着神界与阴曹地府在一点点拉近,自己却没有任何办法。
  虚空在不断波荡,卷起了浩瀚涟漪,波动无尽虚空。
  此时众位道人纷纷抽手,退到了张百仁身边,站在世界外以旁观者的角度去观望,张百仁似乎看到了火星撞地球!
  “轰~”
  神界内的绝望,外界众人感受不到,只见神界撞击到阴曹地府内,就像是一块石子落在水面,荡漾起层层涟漪。
  神界终究不曾转化为真正世界,虽然有诸般玄妙规则,但却依旧与真实世界天差地别。
  只见神界撞击在阴曹地府的世界胎膜上,世界胎膜像是蓄满力量的弓箭,不断向内凹陷,而神界也在变换扭曲,仿佛一只压扁的橡皮擦,开始不断压缩。
  “波”
  的一声轻响,神界刺穿了阴曹地府的大地胎膜,镶嵌在大地胎膜上,然后世界胎膜反弹震荡,整个神界似乎遭受世界末日,亦或者是被坏孩子拿住的瓶子,里面半瓶水不断来回的急促晃荡。
  尽管晃荡,但却牢牢的镶嵌在阴曹地府的世界屏障上,叫人看了眼皮一跳。
  哭喊声
  绝望的吼叫声不断在神界内传开。
  “真是的,尔等不死不灭,有什么好害怕的,真叫人搞不懂!”陆敬修扫视着神界内犹若世界末日般的众神,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抹不屑:“难成大器!”
  神界不好过,此时阴曹地府同样不好过!
  世界撞击,神界虽然没有穿过两界屏障,但是那股恐怖的余波却在整个阴曹世界内弥漫,横扫八方席卷寰宇,仿佛是冲击波一般,带着毁灭一切的力量,瞬间爆发开来。
  “砰!”始皇的百万老秦大军瞬间抛飞,真身破碎,化作了残肢。
  不远处金乌鸣叫,猛然张开翅膀,周身十只金乌虚影浮现,护持住脚下人族众生。
  大地上卷起厚厚的灰色尘埃,不知多少鬼魂在撞击中化作齑粉,就此化作灰灰。
  “轰~”
  余波威能不减,带着浩瀚之力向阴曹地府中心的云雾内撞击而去,似乎要掀开云雾,揭开那千古谜题。
  “嗖!”
  “嗖!”
  “嗖!”
  ……
  关键时刻,却见一道道不朽气机冲霄而起。
  ps:第三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