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6章 五铜之力! 新

  想到这里,任非凡心中猛然一跳,面色有一些苍白。
  此刻的他却是只能咬牙让魔尊玉玺轰下,同时杀阵祭出!
  轰……
  终于,在任非凡的手印之下,魔尊玉玺凝聚而出!
  嗷嗷嗷……
  九幽长啸,声势动天,强大修罗,狂舞而上!
  “这就是你最强的手段吗?不过如此,和我差的太远,我傀铜宗可不是什么垃圾宗门!”
  心中了然,傀铜宗宗主眼中更是寒光闪烁。
  不管如何,这小子必须死!
  说不定铜人就在他的身上!
  念及此处,傀铜宗宗主更是气势冲出,手中神兵嗡嗡颤抖!
  “小子,你若再不告诉我铜人在哪,我定把你的头颅献祭给王殿。”
  “到时候你和你身旁的小女孩必然会明白什么是恐惧!”
  看着笼罩而来的杀机,他满脸冰冷。
  嗡……
  长剑颤抖,青光闪烁,横扫而出!
  蹦蹦蹦……
  一阵阵崩裂声在下一刻传来!
  轰鸣声在此时此刻更是不绝于耳,
  嗷嗷嗷……
  凄厉的惨叫声开始蔓延无边。
  大部分修罗顷刻之间暗淡,崩溃。
  剩下的更是不断暗淡。
  甚至仅此一剑,傀铜宗宗主竟然便是将任非凡九幽之门破去,这着实是让人心惊胆寒。
  轰……
  一剑之下,余威不散,傀铜宗宗主的这一剑更是直奔魔尊玉玺而去,
  在轰鸣声当中,魔尊玉玺黑光消散,转眼之间便是被青光弥漫,赫然颤抖,狠狠一震之后,却是黯然无光的被震飞出去。
  魔尊玉玺,落在了地上。
  随着魔尊玉玺破解,任非凡气血上涌,身形连连爆退而出。
  这一刻,任非凡意识到了情况不妙,对方的实力,太过强悍了啊,就算是他想要用星辰神脉镇压,也有心无力。
  “非凡哥哥,交给我吧。”
  龙女开口道。
  “交给谁也一样。”
  那傀铜宗宗主见到任非凡爆退而去,口吐鲜血,脸色越发疯狂!
  身形一闪,便是杀入修罗之中。
  长剑舞动,血肉横飞,所过之处,势如破竹。
  九幽之物全部消散!
  敢问天下之间,此刻,谁能与此傀铜宗宗主一战!
  不过便是转瞬间的功夫,那无尽修罗便是已经被斩杀一空,这傀铜宗宗主面带冷笑,身形爆闪,却是再一次朝着任非凡追身而来。
  “龙女,你还有伤,他身上说不定还有压制你的东西,我们先离开此地,而且我感觉另外有两道气息而来,等调整完毕再出手不迟。”
  看着身形爆闪而来的傀铜宗宗主,任非凡眼带不甘,心中怨恨,但是,却是不得不做出决断。
  因为对方身上绝对还有一尊铜人。
  他若是将铜人祭出,必然也会压制龙女。
  到时候两人说不定都走不了。
  “撤。”
  一声怒喝,任非凡连忙是散去了自己的修罗领域。
  一步百米,任非凡一把抓住龙女的手直奔外面而去。
  虽然龙女有撕裂空间的能力,但是现在不是暴露的时候!
  这一刻,任非凡却是将速度发挥到了极致的地步!
  只要此番逃离此地,恢复一切,来日返回,再来斩杀此人,也未尝不可。
  “想走?哪有这么容易!”
  看着即将消失在自己视线当中的那一道身影,傀铜宗宗主一声怒吼追了上去。
  咻咻……
  身形闪烁,身边的景色迅速倒退。
  耳边,风声呼啸,任非凡将速度发挥到极致。
  “小子!今日本尊必然不会让你得逞!任凭天涯海角,也要将你斩杀!”
  看着对方越来越近,龙女想到了什么:“非凡哥哥,铜人的力量这么强大,为什么不用铜人对付这家伙?”
  “我可以给你一部分力量,哪怕他祭出铜人,我们也有铜人,到时候怕什么?”
  “何况我们也跑不了的。”
  任非凡眸子一凝,点点头,停下脚步!
  看着迎面而来的傀铜宗宗主,冷哼一声:“既然你要铜人,那我便还给你!”
  听到这句话,傀铜宗宗主眸子一喜:“果然是你拿的!速速交出铜人!否则……”
  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他的瞳孔放大,宛如见鬼!
  因为,他看见了五尊铜人齐齐出现!
  这是五尊啊!
  哪怕他是傀铜宗宗主也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铜人!
  虽然有些铜人气息虚弱,但切切实实是铜人啊!
  任非凡不再犹豫,真气灌注,天地灵气汇聚铜人之上!铜人更是发出一阵轻吟的震荡声。
  刷……
  突然,任非凡手指掐决!
  铜人动了!
  更是布下一道大阵!
  困龙阵起!
  直接将傀铜宗宗主包围!
  不光如此,刚刚炼化的那尊铜人更是长剑而起!
  仿佛之间,漫天遍地留下的尽是剑影。
  剑气弥漫之间,空间仿佛凝固。
  整个林子,黯然、颤抖。
  天地万物,竭尽臣服剑意之下。
  “不好!”
  感受着铜人爆发出来的气势,感受着那恐怖的剑芒,傀铜宗宗主脸上的表情凝固。
  一开始,还以为任非凡实力不会强大到什么地方。
  但是,直到此刻任非凡祭出五尊铜人,傀铜宗宗主才意识到了不妙。
  他才意识到,他还是小看了任非凡。
  有危险!
  最让他受不了的是,那剑气凝聚的铜人就是他傀铜宗的铜人!
  现在居然在对付自己了!
  这小子究竟如何炼化的啊!
  “不……”
  面对任非凡的铜人爆发出来的剑势和剑气,傀铜宗宗主他眼中闪烁着愤怒的眼神。
  任非凡不过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根骨不到三十!
  怎么可能得到五尊铜人!
  更是有资格驱动铜人!
  巨大的危机迎面席卷,周身仿佛堕入到冰窖当中,寒气刺骨钻心而入,让傀铜宗宗主心跳停滞!
  危机之下,傀铜宗宗主收起轻视之心!
  眼前的世界,仿佛变得缓慢。
  铜人镇压而来的剑意,如风暴将至。
  “该死!”
  傀铜宗宗主疯狂的嘶吼着,他全力的抵挡而去。
  现在的傀铜宗宗主,哪里还有半点轻视?
  他不敢去想自己如何斩杀任非凡了。傀铜宗宗主想的只是,如何抵挡下任非凡这一招!
  只要能够挡下任非凡这一招,便还有机会。
  傀铜宗的那尊守门铜人就足以可怕,何况这次自己要面对的是五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