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无忧·砥砺前行(下,为无名书友而更)

  
  得知石无忧返回,九玄山上上下下,所有的高层尽数赶到了解剑池。收藏本站
  “无忧!”
  一声颤抖的泣音中,席湘蕾飞奔而出,看着毫发无伤,并且比过去更为成熟的儿子,一把抱住。
  石无忧的印象中,母亲虽然爱极了自己,但性情克制,从未在任何人面前失态过。但他能感觉到,此时母亲的身体在颤抖。
  还有另一个母亲巫后,以及夏云汐,苏艳茹等人,亦满是怜惜地看着自己。
  来自众人这份沉甸甸的爱意,更让石无忧暗暗握紧拳头,发誓要用自己的实力,永远保住!
  没有与其他的同龄人一起玩耍,在简单修整一番后,石无忧不顾母亲和其他长辈的劝阻,开始了孤独艰苦的修炼。
  他每日卯时起床,一直修炼到戌时,随后便进入书房,翻阅典籍,直到子时方才睡下。长年累月,哪怕是节庆之日,亦不间断。
  很多人让他放松一些,不要如此拼命,石无忧只是笑笑,谢过他们的关心,依旧故我。
  在他心中,有着太大太大的压力,这种压力,如同一根无形的鞭子,每当他稍有懈怠,便会使劲抽打他,驱赶他向前。
  每当他疲惫到不想动弹时,才会独自来到碧水湖的下游,那里无人涉足,躺在草地上,晒着阳光,让他感到一丝丝从未有过的安宁和舒缓,想要沉沉睡去。
  但是不到一年,这个秘密就被人发现了。
  “石无忧,我说你这个家伙不和我们一块玩,原来喜欢一个人待在这里享受?”
  一根狗尾巴草撩拨着石无忧的鼻子,睁开眼,一张宜喜宜嗔的俏脸出现在不远处。这是一名六七岁的小女孩,生得十分美丽。
  石无忧认得,对方是张向峰伯伯的独女,张梦筠。
  自己刚回九玄山的第一天,这小姑娘就主动过来亲近,还约他一块玩耍,之后亦是多次相邀,再被一次次拒绝后,双方便结下了。
  有事没事,这个小姑娘就喜欢找自己的麻烦。
  “我只是休息一下。”
  石无忧再度闭上眼睛。
  张梦筠气愤不已,恼恨对方无视自己,眼珠子一转,忽然跑到湖边,舀起一盆水,便往石无忧泼去。
  水滴溅在后者身上,惹得张梦筠兴奋地拍手,正待继续,忽然脚下一滑,整个人仰面往湖里跌去。
  “啊……”
  张梦筠生性贪玩,还没有正式学武,完全被这变故惊得脑子发白,下意识大叫起来。
  关键时刻,一只手忽然抓住她的手臂,轻柔地将她带离了岸边。
  “梦筠,下次小心些。”
  留下一句话,石无忧无奈地摇摇头,转身离开。被这小姑娘一闹,他哪里还有心思休息,还是回去修炼吧。
  张梦筠呆立在原地,望着少年挺拔的背影离开。
  那天的阳光正好,泼洒的水滴落在草叶上,泛起璀璨的光泽,如同这梦幻的年华。多年后,张梦筠仍时不时回想起这一日的场景。
  或许在少年不计前嫌,温柔地救下她时,她的心中,便留下了一道模糊的影子,在日后一次次接触中,逐渐变得清晰,变得难以驱离。
  持之以恒的努力,加上绝世无双的天赋,让石无忧在十五岁时,便突破成为了神关境地仙,一举打破了石小乐创下的记录。
  九玄山一众长辈叔伯闻之,纷纷赶来,赞叹不绝,就连一向深居简出,很少见外人的妖仙姑姑,都破天荒来到了碧水湖前,观看即将发生的战斗。
  “少主,小心了!”
  神剑山庄的外门六长老深吸一口气,一剑刺向石无忧,剑光如贯日白虹,带着刺破万物的气势,摧枯拉朽。
  这一剑他用尽了全力,因为少主不许他留手,他也没资格留手。
  从少主身上散发出的锋利气息,正肆意切割他的身体,就像一张大网,再不出手,他将没有出手的机会!
  铿。
  拔剑,出剑,收剑。
  他没有看清少主的动作,甚至没有任何知觉,只是与少主擦肩而过时,才发现手中的长剑,不知何时已被击飞。
  前方的石无忧,甚至连动都没动一下。
  “少主天资无双,同阶实力,怕是更胜昔日的庄主!”
  六长老心中尖叫,不敢置信。
  同样不敢置信的,还有四周的所有围观者,知道石无忧天赋惊人,没想到惊人到这种地步。刚拥有神关境一重的功力,就一剑击败了神关境三重的外门六长老。
  要知道,神剑山庄没有庸才,个个都是同层次的翘楚。这位外门六长老的实力,绝对不弱于江湖中的神关境四重,五重高手。
  张梦筠站在人群中,双眸异彩涟涟,看着越发挺拔出尘,俊美无匹的无忧哥哥。取得这样的成就,天赋固然是一方面,但她比谁都清楚,无忧哥哥付出了怎样的努力。
  又有几人知道,这位小姑娘从很多年前开始,便偷偷躲在一边,看着无忧哥哥练武。
  “无忧哥哥,带着我一起走吧,我也想去闯荡江湖。”
  在解剑池边,张梦筠伸出双手,拦住了石无忧。
  石无忧笑道:“好啊,只要张伯伯和灵彗大妈同意,我便带着你。”
  张梦筠顿时为之气结,就知道是这样。她如今武功未成,爹娘怎么可能同意?
  “终有一天,我会追上来,无忧哥哥,你在江湖中等我!”
  张梦筠大喊着,石无忧并未回头,只是摆了摆手,迈步离去。
  以他的聪明才智,如何看不出张梦筠的意思,但他不能。天外邪魔未除,父亲交予的责任未能承担,他绝不会涉足儿女情长。
  在天坑中厮杀,在江湖中漂泊,石无忧度过了一次次九死一生的惊险危机,但他从来没对任何人说起过。
  这并不值得骄傲,也没有吹嘘的必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标和理想,中途所碰到的任何困难,都只是考验。
  在一次出世的秘境争夺中,石无忧几乎被敌人杀死,好在老天保佑,他利用一把金色锄头,顺利进入密室,并在里面得到了增长功力的天地奇珍。
  听苏艳茹姨奶说,这把金色锄头,是父亲昔年在大凉州银牛角中得到的,如今却帮助了自己,是父亲冥冥中的保佑吗?
  一定是的。
  也是在这处秘境,石无忧斩杀了一位对自己穷追不舍的男子,后来他从对方留下的遗物中才知道,此人名叫黑魔神君,多年前在八州称霸。
  父亲尚在微末时,似乎废去过对方的一道精神种子,导致黑魔神君精神有损,故而结怨。
  当然,父亲留给自己的并非都是敌人,也有朋友。
  在他一度陷入危机时,一名紫衣人以无上修为救下了他,对方自称紫元晟,竟然是父亲昔年那枚紫极匕首的主人。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石无忧都与这位禁忌武帝同行。
  从对方口中,他得知了三才会四处搜捕天才,以残忍手段培养成死士的巨大阴谋,想起幼时的遭遇,更发誓要将之彻底铲除。
  根据紫元晟多年调查的结果,加上九玄山力量的推动,很快,三才会覆灭了,会主,亦死在石无忧手中。
  此时的石无忧,还不到五十岁,但寻遍人间非至尊,能做他对手的绝不超过十个。
  “石少侠的功力,不逊色令尊啊。”
  就连紫元晟都感慨不已。
  他的精神种子,见证了石小乐的崛起,本体亦是感同身受。
  在紫元晟心中,世间没有任何一个人比得上石小乐。可想而知,得到他这个评价的石无忧,优秀到什么程度。
  并不满足于现状,石无忧告别了紫元晟,继续自己的修炼之路。
  在那之后,他去过东海之极,亲手栽下第二株悟道树,涉足过西域尽头,在那里遇见了一名气势非凡的男子。
  他说他叫敖元峰,昔年曾住在枫林小舍,很多年前被敌人追杀到雁卑国遗址,九死一生方才逃脱,中途还曾以师傅的名义,写信给西海的秦楼求助。
  “师叔!”
  石无忧想起往事,立刻猜出了敖元峰的身份,他想带敖元峰回九玄山,却被后者拒绝。
  “我今时今日的实力,无颜去见恩师和小师弟,无忧,待我真正觉得有资格时,自会赶来相见。”
  敖元峰淡然一笑。
  知道对方心意已决,石无忧没有坚持,又陪伴了三日后,躬身离去。
  在那之后,他又走遍了天涯海角,最远曾到过南海之滨,在那里解救了风谷之危,并短暂住过几日。
  当年父亲能在青雪州群英大赛中胜出,风谷的帮助不容忽视。
  一路上,石无忧见识了无数的奇境,认识了诸多的奇人,并替父亲了结了昔日的恩怨。最后他驻留在东胜城,一次次上阵拼杀,浑然忘记安危生死。
  可是没想到,身为东胜三大至尊之一的刀奴门主,居然是叛徒。他勾结天外邪魔,里应外合,东胜局势来到了最危险的关头。
  就在所有人,包括他在内,都觉得末日即将来临的时候。
  父亲回来了!
  他如同天神下凡,再一次出现在东胜世人面前,如同过去无数次一般,力挽狂澜,彻底解救了东胜的困局。
  没有人能形容,当他看见那道熟悉又陌生的青衣身影出现在天空中时,内心有多么的激动,多么的欣喜。
  就像只能存在于梦中的渺茫奢望,在你几乎就要坠入悬崖的时候,蓦然降临。原来幸福也会让人晕眩,喘不上气。
  所有的重担,枷锁,在刹那间消失无踪。
  石无忧知道,此刻的自己,真正解脱了,不用再担负天大的压力和重责,不用负重前行,只需要做自己。
  他又一次决定闯荡江湖,但这一次,却是轻装上阵,怀着愉悦和期待。
  解剑池边。
  “无忧哥哥,带着我一起走吧,我也想去闯荡武林。”
  一袭白衣,娇美绝伦的张梦筠拦住了石无忧,双眸熠熠生辉,照进男子的内心深处。
  就如同多年前的一幕重演。相同的地方,相同的人,相同的话语。所不同的,是双方此刻的心境。
  “好啊。”
  石无忧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