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9章 南枪王

  说话间,他扬起手,指向了前边不远处的林中。
  听令,众兵便浩浩dàng)dàng)地朝树林中杀去。
  “太给力了!方总,以后你有这些兵,再也不用担心,有人来这里祸害我们了。”一旁的姚茜忍不住激动地叫了一句。
  听了这话,方小宇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将眼前这些鬼卒,用来守护家乡的亲人。
  想到此,他便微笑着朝众兵喊了一句:“收!”
  话音落,立马便见林中升腾起一阵阵青烟,只在眨眼间的功夫,那些兵又幻化成青烟,钻进了方小宇手中的那一只养兵壶当中。
  “这人是妖怪吗?”向叶雪的吓得脸色铁青。
  向叶雪用手轻抚了一下口,也怯生生地感叹了一句:“天哪!你这是什么法术,这也太神奇了吧?”
  向忠南则跟着夸赞了一句:“了不起啊!实在是了不起,我没有想到方先生,竟是如此的厉害。”
  说到这,他的脸色中掠过一丝尴尬,心怀愧疚地朝方小宇道:“方先生,我刚才实在是有眼无珠,错把古道长当成了高人,却看轻了你。方先生,请受我……”
  眼看向忠南就要跪下去了,方小宇连忙伸手过去扶住了他。
  开玩笑,这等省级大佬,他怎么好意思让人家下跪嘛!虽然已经退休,但家中的势力必定不小,将来去南疆还要靠向家呢!方小宇自然不会让向老爷子跪下。
  他微笑着扶住了向老爷子道:“别这样,你这理的事,还没有搞定呢!做事要有始有终,此处宅既然是古道长看的,还须让他看完才行。待我把古道长追回来再说吧!”
  “啊……还让他看,这行吗?”向忠南的脸色中掠过一丝担忧。在他看来,眼前的方小宇,显然要比那位古道长要厉害多了。自然不会再相信古道长的话了。
  “这事不急。我想古道长,应该不会走远的。你们先在这里等我。看宅要从一而始,不能只看一半,这样对你和古道长都不利。”方小宇说完,便迈开腿径直朝前边的林中走去。
  此时的古道长,已经走远。
  他心中暗想,方小宇再也追不上他了。一路上有借路符的迷惑,方小宇就算是长了翅膀也追不上他。
  想到此,古道长一路上,边走边哼起了小曲。
  正得意之时,刚转却撞见一名,高足足有一米九,穿着运动服的刀疤男,在刀疤男的后还跟着五名与他高差不多的男子。
  这些人,一个个满脸横,样子十分的吓人。
  “找死!”
  抬头一看,只见刀疤男,端起了一管黑洞洞的手枪对准了古道长。
  这时,刀疤男旁一名小弟得意地笑道:“你敢撞我们的南枪王,老家伙,你死定了。”
  古道长刚刚施展逃遁之术时,已经消耗了大量的体力。谁曾想,刚刚逃出林子,便遇到了一群匪徒。
  此刻的他,心中是一片苦海。
  他咬了咬牙道:“你们想做什么?”
  南枪王脸色陈骤然沉了下来,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古道长,旋即便得意地笑了起来:“你就是替向家看风水的那个臭道长吧!”
  “我是!你们是?”古道长苦着脸问道,一时间搞不懂状态。
  “我们是来杀人的。杀了向忠南那个老贼。”南枪王冷冷地喝道。
  “啊?你们杀他。那你们就去找他啊!找我做什么?”古道长吓得脸色苍白,不解地问道。
  “啪!”
  南枪王扬起手,便是重重的一巴掌,往古道长的脸上抽了过去。他的脸上,立马现出了五个手指印。
  “你怎么打我?”古道长摸着滚烫的脸问道。
  “走,带我们去找向忠南。你他娘的在树上贴得啥破玩意,害我们跟踪了这么久,走到半路却迷了路。”南枪王没好气地,用手在古道长的脑袋上敲了一下。
  古道长痛得要命,却又不敢多说半句。
  他知道,自己虽懂道法,还懂一些功法。
  可自己毕竟不是武者,再厉害也没办法,与眼前这些拿枪的匪徒相抗衡。想逃,也没有机会了。
  刚才他已经耗尽了精力。
  挨了两巴掌后,古道长只好依了这些匪徒,老老实实地,带着众匪徒,又来到了向家的祖坟地。
  “都他妈的给我蹲下!”南枪王见到了向忠南后,老远便喝了一句,端起了手中的枪对准了向忠向。
  他后的几五名同伴,也都一个个掏出了手枪,对准了向忠南的保镖及家人。
  闻声,向忠南的脸色骤然沉了下来,颤声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南枪王,今天受雇于人,来向你要点东西。向老爷子,你不必紧张。你只需要老老实实的配合我们,把你们向家的药方交出来即可。我保证,绝不会伤害这里的任何一个人。”南枪王子一脸笑地朝向忠南扫了一眼,冷笑道。
  这时,向忠南后一名保镖,手形一晃,从腰间摸出了一把枪。
  保镖正准备开枪,却见南枪王手轻轻晃动了一下,手中的枪便打响了。
  “砰!”
  随着一声枪响,向忠南旁那名持枪的保镖倒了下去。
  见到这一幕,方小宇心中不由得一阵惊讶,暗暗惊叹此人的枪法之快。明明后知后觉,却在千钧一发之际,做到了先发制人。看来这枪王还真不是吹出来的。
  “不要……”
  向叶叶雪吓得失声叫了一句,立马又收住了嘴巴,连粗气都不敢喘一声,生怕自己会被人用枪打。
  方小宇冷冷地打量着,眼前的一群匪徒,很快,他便看到那名持枪男子的腹部dàng)起了一层琉璃色的金光。
  只见南枪王体内的丹田处,笼罩着一层雄厚的金丹内气。可见此人已经步入了金丹后期。
  再朝他旁的另外几名同伴望去,有四名筑基后期高手,和一名金丹初期高手。
  看到这,方小宇心中不有些暗暗叫苦,他知道要对付这么多的高手,胜算几乎为零。只能智取了。
  “住手!你们别乱来。”向忠南颤声朝南枪王,喊了一句。
  “不乱来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把你们向家的止痛药方交出来。否则,我每数一下,就杀一人,直到把这里所有的人杀光为止。”南枪王冷冷地笑道。
  “这……”向忠南的脸色中掠过为难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