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这就很僵硬了


  徐乐的脸,对于涉世未深刚上班的小护士来说,确实是有一些影响力;
  但是再英俊的脸,再夸张的颜,
  在面对这道球形闪电时,
  也只能是抛媚眼给瞎子看。
  它炸了,
  在周老板说“我们谈谈”时,
  它毫不理会,
  甚至还糊你一脸。
  已经不是第一次被雷劈的周老板,
  其实算是早积累了丰富的被雷劈的经验,
  但这经验没什么用,
  又不是去考试,也不是去相亲,
  比如你这次被子弹射中没射中要害给抢救回来了,
  这并不会因此增加你下次再中枪幸存的概率。
  当球形闪电炸开时,
  感觉,
  是这样子的:
  好嗨哟,感觉人生已经达到了高峰。
  确实是这种感觉,
  倒不是说周老板有受虐癖好,
  而是短时间内的强横电流忽然突袭你全身时,
  那种仿佛你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开始兴奋起来的刺激感,化作了一道道情绪反馈,开始疯狂地冲击着你的神经中枢。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娱乐至死,
  宛若大海潮水疯狂地冲击着你内心的堤坝。
  就像是在拍狗血电视剧一样,
  哦不,
  是在这一刻,
  周泽是真心想对那些以前他所吐槽过的狗血电视剧导演和编剧道个歉,
  因为人在被炸飞的那一刹那,
  脑子里确实能来得及浮现出很多很多的画面,
  那些导演大概率估计都被炸飞过或者被电击过,
  人家拍出来的,
  才是真正的真实。
  又可能是因为强烈的电流让大脑皮层以一种近乎疯狂地速率运作了起来,
  总之,
  周泽看见了很多很多以前的画面。
  倒是没有什么从母亲怀抱开始的那种俗套,
  画面中的自己,
  要么是坐在桌边在吃饭,要么是躺在沙发上看报纸又或者是拿着彼岸花口服液笑得跟个二傻子。
  “噗通!”
  漫长的画面之后,
  周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落在了地上,
  但这坚硬的大理石地面在此时却柔软得像是一团棉花一样,甚至还带着极为强力的弹性。
  落地后,
  周泽感觉自己又被弹了起来,
  那种放飞自我,尽情翱翔的感觉,
  真的是让人迷恋和享受。
  随风飘荡自由是方向,追逐雷和闪电的力量;
  但在下一刻,
  周泽马上清醒了过来,
  他回过头,
  看向身下。
  他看见自己的身体正躺在下面。
  我艹!
  这个时候,真的只有脏话才能表达出自己现在的情绪。
  好在,被雷劈的经验没用,但借尸还魂的经验还是在的。
  所以,
  在这个时候,
  周老板开始风向地逆风飞翔,
  他要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去,
  要回去,
  要回去,
  要回去!
  ………………
  “滴………………滴………………滴………………滴………………滴………………”
  “滴滴………………嘀嘀嘀…………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病人心率开始复苏!”
  “充电,让开!”
  “噗通!”
  周老板睁开眼时,第一反应是自己上了天堂……
  然后他那丰富的人生经历马上否定了这个天真的幻想。
  该死,
  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天堂。
  而后,
  耳朵似乎可以接收到一些声音了。
  “噗通!”
  视线颤抖了起来,耳朵边的声音又再度化作了一团乱麻。
  周老板现在就感觉自己像是一条砧板上的咸鱼,
  正在被人随意地折腾,
  他自己也懒得去挣扎了,
  好累,
  好困,
  但又睡不着;
  睡着是不可能睡着的,但意识却一直在涣散和凝聚中不停地游离着。
  渐渐的,
  四周的光好像没之前那么亮了,耳畔的杂音也慢慢地开始消失。
  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
  当周泽真的可以睁开眼睛,
  发现自己正躺在一片阴暗的地方。
  身上,似乎还有炭烤的味道,这些味道充斥着自己的鼻道,挥之不去。
  只要你还想呼吸,就肯定得把它们吸入品尝一番。
  当知觉开始逐渐复苏后,那种全身上下仿佛都被电烙铁蹂躏过的感觉也慢慢地清晰起来。
  好在,
  疼痛确实是一剂良药。
  周泽扭头看了看周围,
  发现自己正躺在病床上,
  就是病床周围的仪器有点多,
  且自己鼻子喉咙那边感觉好难受。
  周泽尽量让自己的视线向下,
  他看见了一个细小的管子。
  曾当过医生的周老板自然清楚这是什么东西,这玩意儿从自己鼻子里进去,一直延伸到胃里。
  但实际上插食管这玩意儿真的是无比的痛苦,谁用谁知道。
  “吱呀…………”
  病房的门被推开了。
  一道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他先走到角落里,打开了一个电饭煲,拿碗装盛。
  紧接着,他端着碗筷走了过来,在床边坐了下来。
  他在看着周泽,
  周泽也在看着他。
  老道愣了一下,
  紧接着连自己手上的乌江榨菜也被吓掉了。
  “老板,老板,你醒咧?”
  老道的声音有些虚弱,脸色也有些苍白,但他既然能出现在这里,这也就意味着他已经脱离了食物中毒的危险了。
  “我…………”
  周泽想要说话,却说不出来,只觉得嗓子干哑得难受,火烧火燎一般。
  “老板,你别动,你别动,再休息休息,休息休息。”
  周泽放弃了挣扎。
  紧接着,
  耳边传来了老道吃粥的声音。
  “老板,你都昏迷五天了,可吓死额咧,额出来后,问医生,医生说你是触电了,老板,你咋能这么不小心咧?”
  我是被雷劈了……
  “老板,这阵子额都不敢从食堂点餐了,警察查出来了,说是承包食堂的那个老板,小三上位没成功,就故意拿敌敌畏过来加甲鱼汤里。
  好巧不巧的是,那天额们吃饭吃得早,点餐也点得早,外加甲鱼汤也没什么人买,额喝了出事儿后食堂马上就被封了。
  所以,就额一个人以身试毒咧。”
  “滋遛滋遛,滋遛滋遛…………”
  老道喝粥喝得津津有味。
  “老板,按照你之前说的,没你的吩咐,额也不敢擅自出院,也没敢去联系安律师他们。
  额这些天,就一直在这边陪着你。
  食堂里的饭,额也不敢吃了,外面的外卖,额也不敢点了,买了点儿迷,弄了个电饭煲;
  额啊,
  就每天弄点儿粥吃吃,再配点儿榨菜豆腐乳什么的,也还不错。”
  其实,老道现在的身体状况,也不适合大鱼大肉了。
  “就是这嘴巴,这阵子快淡出鹌鹑来了。”
  老道喝完了粥,放下了碗筷。
  “老板,额就睡你旁边,你晚上要是有什么事儿,就喊额一声,上厕所就不要喊额了,下面也插着管子咧。”
  “…………”周泽。
  ………………
  这一夜,是那么的漫长,好在,随着意识复苏之后,身体的机能也在慢慢地回来。
  被雷劈,绝对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儿。
  但也并不是说被雷劈了就一定会死。
  总之,这一次,周泽没死成。
  天亮后,
  周泽终于可以正常说话了。
  医生护士上午来检查时,征询了周泽的意见后,把上下俩管子都撤了。
  这下子,
  才是真正的一身轻松。
  下床时整个动作都颤颤巍巍的,像是在放着慢动作,老道站在旁边,一副想扶又不敢扶的样子。
  眼角,
  居然还滴漏出了点儿泪水。
  周泽看见了,
  没问“你哭什么”,
  因为周泽清楚,
  问了之后老道肯定会回答:老板你当年多么勇猛现在却这个样子了,老奴这心里难受哇。
  都是大老爷们儿了,
  又不是莺莺在这边,
  周老板还真懒得和老道在这里玩什么煽情。
  艰难地进了卫生间,
  对于周泽来说,
  只要没死,
  只要还有一口气,
  甚至如果有一天他被活埋了,那么支撑着他破开棺材爬坟墓的最大动力也依旧是…………洗澡。
  老道拿了一个比较大的塑料盆,替周泽放好水后,又拿进来一个小板凳。
  周泽就坐在板凳上,开始用盆里的水擦拭身体。
  整个过程,很艰难,但周老板却乐在其中。
  折腾了大概四十分钟,周泽才推开卫生间的门,踉踉跄跄地走了出来。
  一出来,
  周泽的心里当即咯噔了一下,
  病床上,
  老道坐盘腿坐在上端,下端则是坐着那个口罩青年。
  口罩青年现在已经不是单纯的口罩青年了,覆盖面积变得更广了。
  因为大面积烧伤的原因,他身上大部分面积都被纱布包裹着,身上弥漫着极为浓郁的药水气息。
  二人中间的床铺上,摆放着一个象棋棋盘,老道和“口罩青年”正杀得正酣。
  “让让…………”
  一道沙哑的声音自周泽身后传来,
  周泽侧过身,
  看见瘸腿男手里端着一份果盘站在自己身后。
  “老板,你洗好了啊,来来来,额来给你介绍这俩朋友。
  这几天老板你昏迷着,额每天喝粥无聊死了,还好能和他下下棋,嘿嘿。
  对了,老板,你还记得他们不,最开始时,他们来是和咱们一个病房唉。”
  老道笑得很开心,笑得像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年痴呆。
  周泽闭上眼,
  深吸一口气,
  因为被雷劈现在还有些僵硬的脸上挤出了更为僵硬的微笑:
  “记得。”
  ………………………………
  最近风大,大家可先关注公号“纯洁滴小龙”防止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