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9章 我养了条大狗


  “这边!”
  走廊中间有扇门是虚掩着的,王晓明也是被吓得慌了神,看到刚才消失的灯光再次出现,他直接拽着陈歌钻进了走廊中间的那个屋子。
  在两人躲入门内的同时,一道光照向走廊深处。
  “好险!差一点就被看到了!”王晓明喘着气,躲在门后。
  “躲入屋内虽然暂时安全,但是却增加了额外的风险。要知道,这房间里亮着灯,有人在里面,我们刚才只需要对付一个人,而现在则可能需要对付两个、甚至更多人。”陈歌并没有因为王晓明擅自做决定就跟对方翻脸,因为这时候争吵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反而会浪费自己宝贵的逃生时间。
  “我们就在这等一会,外面那人一离开,我们马上就走。”
  “首先你不能确定门外的老师有没有发现我们,如果他发现了我们,肯定会在门外某个地方守着。其次,屋内本身住有人,我们能不能在这里安全熬到门外老师离开都是个未知数。”陈歌从来不会把自己的生命交给运气,他提着包自己进入厨房当中。
  “你要干什么?”
  “找窗户。”
  这房间大的离谱,有三间卧室和两个卫生间、一个厨房,根本不像是普通的公寓。
  陈歌跑进厨房后,直接冲向窗户,可让他心凉的是厨房的窗户上安装了防盗网。
  没有一丝迟疑,陈歌又来到案板旁边,他翻箱倒柜,但是并没有看见菜刀和任何锋利的东西。
  “不像是宿舍,更像是个牢笼。”
  “小林,好像有人过来了!”王晓明趴在门板上,他压低声音,五官因为害怕变得有些扭曲。
  “把门反锁住,不要让他进来。”陈歌不知道外面那人有没有看到他们,毕竟自己和王小明一直躲藏在黑暗当中。
  “好。”王晓明已经被吓的丧失了思考的能力,陈歌说什么,他就去做什么:“已经锁上了。”
  就算知道房门已经反锁,王晓明依旧非常紧张,他握着门把手,额头满是冷汗。
  陈歌也没想到王晓明会如此惧怕老师,他轻轻抓住王晓明的手:“不要慌,你越是害怕,不好的事情就越会发生。”
  “这不是慌不慌的问题!小林,难道你忘了熄灯后的老师……”王晓明还想说什么,门外面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陈歌和王晓明的脸色同时变得苍白,他俩对视一眼,同时将手指竖起伸到了嘴边。
  “过来。”陈歌伸手指着门旁边的空地,他比划着手势,想要跟王晓明埋伏在门两边,随时准备冲出去控制住对方。
  陈歌的计划很好,但可惜王晓明跟他性格完全不同,根本不听陈歌的指挥,直接溜进了远离卧室的卫生间里。
  “喂!”陈歌不愿独自呆在客厅,转身也跑进了卫生间里。
  “你躲在卫生间里有什么用?一直躲避,最后只会让自己退无可退!不懂得反抗,就永远无法争取到选择的机会!”
  “我知道,可我控制不住自己。”王小明哭丧着脸,轻轻将卫生间门关上。
  两人摒住呼吸,等了大概十几秒后,外面没有任何动静。
  “那人是不是离开了?”
  “我怎么知道?他也有可能现在就趴在门外面,等着我们出去。”陈歌翻了个白眼:“出去看看。”
  “嗯。”王晓明撞着胆子打开卫生间的门,外面一片漆黑,他顺手打开了客厅的灯:“一切正常。”
  发现没有任何异常,王晓明小声催促,可是他一回头却看见陈歌表情非常奇怪:“你怎么了?”
  “我记得很清楚,刚才客厅的灯是开着的,但是我们躲进卫生间以后,外面的灯却自己熄灭了。”陈歌压低了声音:“别乱动!屋子里的人已经发现我们了!”
  陈歌这句话刚说完,屋子里就响起了一个小女孩的笑声。
  沙发背面冒出一个披散着黑发的头颅,一个女孩带着诡异的笑容正看着陈歌和王晓明。
  “我们没有恶意,只是凑巧跑了进来。”王晓明发现屋子里住的人不是学校老师后松了口气,编造着拙劣的谎言。
  小女孩歪头打量着王晓明和陈歌,她的目光非常奇怪,包含着一种病态的情绪,很难形容,反正不像是在看人。
  “你是咱们学校老师的女儿吗?”陈歌没敢靠近这个看起来一切正常的小女孩。
  “嗯。”女孩点了点头,她视线的集中在陈歌身上,比起王晓明,似乎陈歌更加有吸引力:“我爸夜校的代课老师,他姓白。”
  “你是白老师的女儿?那我们没找错,你不要害怕,我们是白老师的学生,是他让我们过来讨论一些事情的。不过他既然不在,那我们也就不打扰了。”陈歌示意王晓明远离这个女孩。
  “是我爸让你们来的?”女孩听到这句话,眼睛变得更加明亮了:“看来他还记得和我的约定。”
  “约定?”王晓明心里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明天再过来吧。”
  王晓明在找离开的借口,但是小女孩根本就不理他,双眼盯着陈歌,从沙发后面跑出。
  “小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她的手抓住了陈歌的胳膊,声音很甜,表情也很可爱,唯独她的目光让人很不舒服,因为那眼神根本不像是在看一个活人。
  “林思思。”
  “好可爱的名字。”小女孩一笑起来会露出了自己的虎牙,显得很是俏皮。
  “再可爱的名字也没有你可爱,小妹妹,我今晚还有点事情,明天再来找你玩怎么样?”被女孩抱着手臂,陈歌后颈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明天?”小女孩有些苦恼,她突然踮起自己脚尖趴在陈歌耳边悄声说道:“你跟着一个死了很久的人,我怕你活不到明天啊,小哥哥。”
  女孩用天真的语气,说出了让人毛骨悚然的内容:“不要跟他走,今夜就留在这里吧。”
  一边是心怀鬼胎、似乎死了很久的同桌,另一边是诡异病态的老师女儿,陈歌遇到了进入门后世界以来的第一个选择。
  “砰砰砰!”
  陈歌还在犹豫,卧室里突然传出一阵异响,好像有人在用头撞东西。
  “什么声音?”陈歌看向卧室的方向。
  “没事没事,上次生日,我爸送了我一条大狗,它太调皮了,所以我就把它拴了起来。”小女孩似乎想起了什么开心事,笑得更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