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等待的人儿

  走在一线天的下山道路,窄窄险要的山关如同一条斜着的软藤,每间隔一段山路,便有一个银衣捕快轮值把守。
  类似的情况遍布整个一线天,将神捕门总捕造成铜墙铁壁,鸟雀难飞。
  项央颔首低眉,负手而行,高大魁梧的身躯仿佛一片轻飘飘的柳絮,随着轻柔的风儿下滑,每当轮值把守的人想要看清项央,却只能见到一团飘去的紫气,朦胧一片。
  此时的他正陷入自己的思维当中,一边无意识的前行,一边在仔细的思考接下来的目标,包括个人的武力上,在神捕门的势力上。
  先从个人武力上来说,项央当下最要紧的就是赶紧借助照心镜修成证道。
  霸枪所言,神捕门内早已经准备就绪,能运用庞大的灵气唤醒照心镜,为他照尽前尘,洗涤后路,指明本心从而悟本归真,大道得成。
  这个过程是持续性的,短则数月,长则一年,与个人的实力,天赋,悟性,气运,都有关联,因为照心镜始终是外物,能借用其力量,而不能倚仗其力量。
  当项央修成证道之后,本身的实力会有一个小范围的井喷增长,之后,就该考虑三关神藏的道路,专一精修,等通达一关,再去冲刺第二关。
  在势力上,项央也有着属于自己的想法,倒不是热衷权势,野心勃勃,而是想要借助这个工具,达成自己修成至高武道的心愿,
  本身的实力再高,武功再强,他也只是一个人,累及俗事,难以天南地北同时行事,或者修行资源缺乏,难以调度,等等不便实难说尽。
  所以,他除了拿到名义上的神捕之位外,还要掌握一定的实权,不说做到门内第一,也要能与虎王分庭抗礼,毕竟他得罪了易飞玄易国辛叔侄,还是得小心一些。
  不过,项央乃是草根出身,祖上数代贫农,父亲项大牛也不过衙门一个小捕快,真正到他这一代,才算是发了家,光宗耀祖。
  因此比起那些底蕴深沉的大家子弟,或者数十年资历的老人,项央欠缺的不是一点半点,单单人手一项,就得头痛。
  除了这些,项央还在思索今日大厅之内所见的六大神捕,根据他的了解,暗暗思索哪些可以交好拉拢,哪些要平常对待,哪些不需顾忌颜面。
  其中刀翼此人虽然和他有过一面之缘,且同为刀道中人,算是不错的盟友,但被项央否决,因为刀翼为人淡薄,虽武功高强,但独来独往,在门内的话语权并不重。
  他最看好的是剑邪,早就听说他和虎王不睦,联络另外神捕时常和虎王作对,且门内依附于他的势力不小,是个很好的选择。
  如此边走边想,脑子里闪过一个又一个的念头,对于未来的道路多了几分信心。
  不知不觉已经走下山,然后见到了等在山下,翘首以盼的宁珂。
  两边的道路,青草茂盛,芬芳鲜艳,浓郁的花香飘向四方,让人沉醉,然而如此的美景,却尽数被项央摒弃在视野之外,因为一个比花儿还要美丽的人。
  清凉的风儿带起佳人鬓边的黑发,白皙粉嫩的面容带着些许的不安与羞怯,搅动着双手的指尖,仿佛自然中最为美丽,清纯的精灵。
  此刻的宁珂,没了天刑台上的霸气与果决,清冷与杀机,完全是一副等待心爱之人的小女人模样,青涩的如同还未熟的苹果一般。
  见到这样的美人,如何还能顾得上身边的风光景色呢?
  宁珂的才貌,风度,气质,都是世上一等一的美人,然而最令项央喜欢和心动的,还是那股子暗藏在眉锋之下的坚韧与强大,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共鸣。
  “劳烦宁捕快等候,项央来迟,还请恕罪。”
  远远的,项央便笑颜展开,露出雪白的牙齿,朝着独立于道旁的宁珂施施然一礼,虽不是多么英俊,潇洒,但刚毅的面容,英武的气质,一样具有女儿家难以抵挡的魅力。
  有人曾问过宁珂,你未来的夫婿会是什么样的人?
  宁珂回答,强,一定要强,如果不能比我更强,我宁愿孤独终老。
  那时的宁珂还年轻,小小的人儿是那么的执着,甚至已经做好了准备,然而世事又岂能为人所参透悟通?真的遇到值得托付真心的人儿,强与不强,在她心中又并不重要了。
  当然,此时此刻,宁珂的心中,项央就是最强的,没有人会比他更强,因为这是她看中的人。
  “你怎么知道我是等你,而不是等别人,或者仅仅是看看一线天的风景呢?”
  宁珂原本的娇俏模样,在见到项央之后,突然变化,尽数化作流水,消失无踪,整个人重新恢复清冷的模样,不过脸上久久不散的晕红暴露了她。
  说话间,宁珂还歪着脑袋白了项央一眼,好像有些心不在焉,又好像是对项央自作多情的回应。
  “哈,我觉得这满山的人,除了我项央,也没人能让你这天下第一女捕快多等上一时一刻,而这路旁风景,太过娇柔,恐怕也不是宁捕快所喜。
  你不是等我,又是在等什么人呢?”
  项央脚下迈前一步,人已经踩着一缕电光瞬到宁珂的身边,隔着半米的距离,轻轻嗅了一口,淡淡的清香仿佛烟儿一般绕到项央的鼻中。
  “走吧,正好我有事找你,想要和你谈一谈你和我的未来。”
  项央的话令的原本故作淡漠清冷的宁珂绷不住了,稍显粗糙,布了老茧的手指指向项央,红霞满面,延伸到耳根处,如火烧一般,你你你半天,却怎么也说不下去,因为慌乱,连项央刚刚稍显轻薄的动作也被忽视。
  虽然她对项央心存好感,或者有些喜欢,但两人接触时间还这么短,怎么能这么快就商量将来的大事呢?
  “怎么了?我是在说,我已经被调到一线天总部,手下正缺少信得过的有力人手,不知道宁捕快肯不肯屈尊到我手下做事呢?我觉得,留在总部,肯定是比在相州要好的。”
  项央见到宁珂的模样,坏坏一笑,继续朝着一线天外走去,而宁珂则被项央的套路弄得脸红脖子粗,恨不得保住项央的脑袋狠抽一顿,让他作弄自己。
  路上,欢声笑语,彼此之间的心,靠的更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