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 不可能

  进了西城大门,一条由巨大青石铺就的大道出现在眼前,没走多久,隐隐有轰隆之声传入耳中。
  又往前走了些许,眼前出现了很是壮观的一幕。
  两道瀑布分立两边,夹桥对流,壮观之极。山顶的雪水融化后流下,在此汇成两道瀑布,飞流相对,犹如两道白色巨龙,纠缠着扎入一座高山湖泊,发出雷鸣似的咆哮声。
  两道瀑布之间,一道虹桥横跨湖上。
  戴道晋听着耳中传来的轰鸣咆哮,想到在城门前却没有听到什么声音,视线扫视两侧,看到青石大道两侧种植的树木还有一些布置,若有所思。
  众人行至桥头,温黛大手一挥,一道无形屏障出现在桥上,原本肉眼可见的迸溅的水花被阻止,再也落不到桥上。
  温黛扭头笑道:“戴先生,此处名叫‘洗魂桥’,请。”
  此处水流声极大,温黛的声音又柔和温婉,若是普通人,便是贴着耳朵,也未必能听清楚。温黛说话时,也并没有用真气加持,真就是普普通通的讲话,此举却是有考较对方的意思。
  她毕竟是西城地母,仙碧的一番话,她会参考,但若对方实力不足,接下来的应对态度,也必然会改变。
  旁边的仙太奴静静站立,对自己相濡以沫的妻子,他再了解不过,世人皆知西城地母悲天悯人、宅心仁厚,却不知她外宽内紧,看似漫不经心,实则精明多谋。
  戴道晋眼中神光流转,精神力绵绵布满虚空,瞬间锁定这方天地。
  天地间猛地一静,耳边的声音,别说瀑布轰鸣声,便是山间的鸟叫虫鸣也都消失不见,一片静谧。
  他看了看洗魂桥,扭头对温黛夫妇淡笑道:“洗魂桥,果然别具一格。”
  声音轻柔,众人听的却清楚。
  温黛面色微变,扭头看了看两边的瀑布,仍如往常一样,水流轰然落下,砸在湖泊中,水花溅起的老高,却诡异的没有任何声音传到她的耳中。
  仙太奴老脸平静,唯独眼眸微缩,他仔细的看了眼这略带暮气的中年男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气势,就如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年儒生,但就是让他看不透。
  风隐左看右看,一脸平静,丝毫不觉的惊异。
  戴道晋出声提醒道:“两位……”
  温黛神色恢复,柔美的脸蛋上展露笑容,侧身道:“请。”
  一行人穿过石桥,离开洗魂桥稍远,轰鸣之声才又传到了众人的耳朵中。
  接下来,由于天色已晚,众人吃了晚饭后,便歇息去了。
  ……
  地部所在,一处房屋中。
  仙太奴随手接过温黛递过来的锦帕,洗漱起来。
  温黛在旁边道:“太奴,你说这人来我西城,究竟有何目的?仙碧这孩子在心中说的也不详细。”
  仙太奴擦干净脸,想了想,轻声道:“此人武功确实可怕,能够在不封闭我等听觉的前提下,隔绝空间,使得声音无法传播,这种手段让我想到了一个人。”
  温黛心神一凛,看了他一眼,柔声道:“你是说……”
  仙太奴闷闷的点头,思及那人的可怖,竟是连名字也不愿意说出,只是道:“希望此人别像那人一般,心狠嗜杀。”
  温黛伸手握住丈夫的手,道:“那人应劫而死,此人的武功未必比得上那人。”
  仙太奴笑着点头,心中却有些忧虑,不知怎么,他总是感觉白天所见的那中年男人,给他的感觉太过平凡,好似顽石,比万归藏藏的更深。
  ……
  地部的客房,戴道晋正盘腿坐在床上,闭目调息。
  “吱呀”
  风隐走了进来,走到桌前坐下,看了眼闭目的戴道晋,提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出声道:“你这一路,都没有说你的打算,现在可以说了吧。”
  戴道晋幽幽睁开双眼,道:“这些日子,你可知我为何不让你修炼真气?”
  风隐抿了口茶,淡淡道:“这还不简单,无非是想找人为我开启隐脉罢了。”
  戴道晋笑道:“不错,此来我想了,既然已经到了此地,我也懒得再跑,索性就在这里把事情都办妥了。目的有二,一是八部神通的应用之法,二是隐脉的开启。”
  风隐眉头微皱,“他们能答应?”
  戴道晋仍笑意融融,道:“可以和他们做个交易,若是不愿意……”
  风隐眼中精芒一闪,“若是不愿意,就打?”
  戴道晋叹息道:“经历了这么多世界,到了如今,我每次在世间行走,对人对事,都喜欢把实力摆在台面上,识时务的人终究是占多数的,你说是吧?”
  风隐深有同感,点了点头,顺带加了一句,“本尊,你就是太好说话,做事太讲规矩了,人也太善良。”
  戴道晋嘴角扯动了下,闭上双目,不再说话。
  ……
  第二天上午,在地部弟子带领下,戴道晋和风隐二人,领略了西城的壮美。
  用过午饭,二人和温黛夫妇,就坐于亭内,俯瞰山景。
  这亭子明明倚着绝崖而立,不知怎么布置的,偏偏无一丝山风,只有袅袅云雾漂浮,如同仙境。
  戴道晋笑道:“多谢两位的招待。”
  温黛笑道:“戴先生和仙碧相熟,此来西城,自然要一尽地主之谊。”
  戴道晋淡笑点头,突然指着风隐道:“温夫人,你觉的风隐如何?”
  温黛微愣,随即笑道:“风小兄弟,神气空灵,内秀于身,却是不可多得的良才美玉。”她这话却不是商业互吹,她是真这么认为的。
  戴道晋不置可否,笑道:“若是他练武呢?”
  温黛接话道:“如此资质,若是练武,自然成就不可限量。”
  戴道晋叹息道:“可惜,他却遇不到一个好师父。”
  温黛提起了警惕,面色不变,笑意柔和:“先生说笑了,先生武功通玄,天下间再没有比先生更好的师父了。”
  戴道晋听了,大摇其头,淡淡道:“温夫人的话,前一句,我且厚着脸皮受了,不过后一句却不尽然。”
  温黛道:“先生的意思是?”
  戴道晋深深的看了两人一眼,慢吞吞道:“我在西来昆仑山的途中,经过一幽谷,碰到了一个很特别的人。”
  仙太奴沉声道:“能让先生称一声特别,那此人必然有过人之处。”
  戴道晋笑意莫名,继续道:“此人独居幽谷,自号若虚堂主,年约四十岁许,体格高瘦,左眉一点朱砂痣,面容清奇,虽不算英俊,却也超凡脱俗,别有气度……”
  话未说完,温黛和仙太奴二人此时已脸色大变,神色惊惶。
  温黛更是立身而起,脱口道:“不可能,他不是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