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二章 显隐二脉

  第二日,戴道晋盘坐于床上。
  “咚咚……”
  戴道晋起身开门,见门外一地部弟子,手捧书卷,神色恭敬。
  那弟子道:“先生,奉地母之命,将此送来。”
  戴道晋随手接过,点头谢过。
  那弟子拱了拱手离开。
  戴道晋回了屋子,将书卷放到桌上,手指摩挲,闻着鼻间传来的新鲜的墨香味道,明白这书卷乃是昨晚刚刚誊写的。
  他并没有急着将书卷打开,而是缓缓闭上了双眼。
  ……
  另一处偏殿中,风隐小大人似的,和温黛夫妇相对而坐。
  温黛有些不放心的道:“风小兄弟,你确定不用将戴先生请来?”
  风隐面色平静,眼底闪过一丝银色星芒,静静道:“我已经和他知会过了,不用再请他过来。”
  温黛略默,随后点了点头。
  她似有感叹,道:“风小兄弟,不管你之前对《黑天书》有多少了解,我都要在劝你一句,现在回头还来得及。要知道自这部武经诞生以来,几百年间,从没有一个劫奴能够得以解脱。”
  风隐面色不变,静静的看着她。
  温黛无法,继续道:“《黑天书》分为三卷,第一卷总纲,讲的便是有无四律,第二卷元体,讲的便是修炼劫力,第三篇玄用,讲的便是劫力运用。”
  风隐点头:“有无四律,我已知晓,劳烦请从第二卷讲解。”
  温黛见其已经下了决心,也不迟疑,道:“伸出手来。”
  风隐伸出右手,递到其面前。
  温黛抓住其右手,体内真气流动,往风隐体内而去。
  风隐眼底的星光愈发闪耀。
  温黛一边动作,一边说道:“我现在用真气,打入你的隐脉,你可能会有些不舒服,稍稍忍耐一会儿。”
  风隐点头,闭目仔细体会,只觉一股真气从任脉流入丹田,后旋转一番后,沿着某种奇特的轨迹,随后突兀的消失于显脉,进入到一个似有非有,似无非无的地方。
  他心神凝聚,更加仔细的感知,只觉这个地方,似乎是连接身体和天地的隐秘通道,介于虚幻和真实之间,无内无外,无阴无阳。
  而且,他隐约感觉到隐脉和显脉之间,并非完全断开,两者似乎有着某种连通,很奇特的一种状态。
  温黛的真气流如,好似打破了平衡,使得这个地方内的某种力量,开始躁动起来。
  与此同时,温黛柔和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皆是些存神御气的心法,应该就是《黑天书》的第二卷元体,修炼劫力的方法,他默默记忆。
  过了一会儿,风隐隐隐感觉到耳朵的部位,气血神意汇聚,竟有些空虚发痒的感觉,不过还在忍受的范围。
  而温黛的真气,流动之间,他身子隐隐有些舒爽的感觉。
  这股舒服的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便消失了。
  风隐睁开眼睛,见到温黛素白的手撤了回去。
  温黛见其面色没什么异常,心中赞叹对方心性坚韧,笑道:“风隐,刚刚你感知到的地方,便是《黑天书》修成的关键,谓之隐脉,顾名思义,它和奇经八脉等显脉不同,乃是其之外的脉流,共有三十一条,刚好暗合天数,便以三垣二十八宿为之命名。你以后结合刚才我告诉你的修炼口诀修炼便可。”
  说着,温黛从怀中掏出一本薄薄的书册,道:“这便是《黑天书》的第二第三卷,你以后好好研习。”
  风隐点了点头,笑道:“谢谢。”
  温黛想到这孩子小小年纪,成了自己的劫奴,虽然自己不会害他,但仍不禁心中有些愧疚,走上前来,摸着风隐的脑袋,缓声道:“风隐,若是以后不到非不得已,千万不要从隐脉借力,知道吗?”
  风隐微愣,感受头顶上那双柔软的手,眉头微微皱起。
  ……
  戴道晋睁开双眼,眼中银白色星光散去,恢复漆黑。
  他心中思量,脑海中无数次的模拟刚刚温黛开启隐脉的情形,同时精神力散发到极致,包裹自身,精神扫视各个角落,仍无所得。
  半晌,戴道晋忍不住嘿声道:“有点意思。”
  这时,他扭头看向门外,“吱呀”一声,风隐推门而入。
  风隐走到桌边,在戴道晋旁边坐下,将手中的书册放到桌上。
  两人视线交汇,戴道晋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点在风隐眉心祖窍处。
  “嗡……”一种无声的波动散开。
  戴道晋的眉心处,精神力沸腾而出,刺激的眉心处呈现一片透明之色,隐隐能看到里面似乎另有天地。
  汨汨流动的精神力,依着戴道晋的神意驱使,流入风隐的眉心祖窍中,慢慢的越来越多,随后将其全身包裹,使得风隐整个人都散发着蒙蒙微光。
  两人本就是同一人,心意相通,风隐登时默默运起《黑天书》开始修炼劫力,戴道晋在一旁仔细探查。
  过了良久,戴道晋才放下手臂。
  随后,他又翻了翻风隐放到桌子上的书册,默默思索起来。
  风隐眼睛盯着他,道:“如何?”
  戴道晋放下书册,淡淡道:“这隐脉确实有些奇特,准确的讲,隐脉本就存在,和显脉遥相呼应,两者之间有极其微弱的能量互动,而这种互动隐匿于虚空,很难察觉,所以显隐两脉并未完全隔离。”
  想了想,继续道:“而温黛的真气流入,打破了这个平衡,或者说将显隐两脉之间的通道撕开了,若是将隐脉中修出的劫力灌入显脉,化为真气运用,这便是所谓的借力,这样则会造成两者的以往的状态失效或者说被打破。身体自然会痛苦难当,也就是所谓的黑天劫。”
  “而劫主的真气,这个时候往往就起到了重新抚平,恢复原先状态的作用。”
  “若是没有劫主真气的帮助,则必然会造成隐脉和显脉的双向崩溃,劫奴必然身死,这也就是为什么有无四律中,会有无主无奴之说。”
  说道这里,戴道晋又加了一句,“当然,这些都是依据现有的观察做出的推论。”
  风隐摇了摇头,对这句话不以为然,本尊做出的虽是推论,但那是建立在其丰富的武道储备之上,基本上就是正确的,他问道:“能否找到自行打开隐脉的方法?”
  戴道晋想了想,轻声道:“还需要再研究一番。”